吴国盛做客新人文讲座 阐述从求真的科学到求力的科学

9月28日下午在六教,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科学技术史学科评议组成员、清华大学长聘教授、人文学院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做客新人文讲座,以“从求真的科学到求力的科学”为题,为到场的五百余名师生勾勒出希腊古典科学转变为现代西方科学的思想史历程,并从自由、人、自然三个视角深入剖析了其转变发生的原因。

吴国盛首先从求真的科学和求力的科学两个概念出发,阐述了两个概念的内涵、特点及其背后的哲学精神。他认为,希腊科学是“求真”的、非功利、内在演绎的科学。希腊科学追求真理,不讲实用,目标在于培养自由的灵魂,是非功利的。希腊人斩断了科学与经验的联系,强调知识本身就具有它的价值,并通过证明、演绎、推理等内在演绎的方式构建知识。他明确阐明现代科学的实质是“求力”的科学,它以技术化和数学化为基本特征,讲求应用。所谓技术化,即现代科学本质上导向技术。所谓数学化,意味着实现数学化才可能进入科学行列。吴国盛认为中国人对现代科学的技术化、数学化其实有充分的理解,但对古希腊科学精神缺少认识,阐明这一科学精神的历史变化,对深化人文与科学的理解有重要意义。

进而,吴国盛从自由、人、自然三个关键概念出发,深入剖析了从古典过来的求真科学向求力科学的转变历程。

首先,自由概念的变化,促使古典科学向现代科学的转化。古希腊科学精神中,自由是理性的自由、知识论的自由,获得知识本身就是最高的目标,就是最高的理想。而现代科学强调的“力量(power)”概念来源于西方文明的另一源头:希伯来文明,即基督教文明。基督教文明强调意志的自由,人有自由选择的能力,意志自由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根本品质,无自由意志,善恶无意义,道德无根据。正是中世纪晚期“两希”文明的融合,构成了席卷全球的现代文明。

其次,人的概念的变化,是向科学求力转向的又一关键。希腊精神中人是仰望者,人只能向往、追随、接近智慧,“止于至善”。而基督教文明赋予人类以万物灵长的地位,基督教文明释放了人类的欲望。促使人的概念变化的另一因素是唯名论,它以极端方式炸毁了基督教精神,作为对唯名论的回应,人文主义冉冉升起,让人部分的取代上帝的位置,来挽救世界。自古以来没有人类中心主义的说法,今天西方人的人类中心主义由来在这里。人没有价值,靠自己创造,价值相对于人而言。

再次,自然概念的变化,是求真向求力转化的关键之一。希腊精神中,自然是内在性的世界,自然高于人工,人要遵循自然,最高的学问就是“静观”,而艺术也必须模仿自然。在基督教哲学那里自然的地位有所下降,自然是被创造出来的,虽然是神创造的,但自然依然具有理性。而唯名论高扬上帝全能,使自然丧失自主性、内在性、理性,自然成为碎片。在以上背景之下,实验科学应运而生。实验科学不是寻求理解的科学,而是寻求干预的科学;不求真,而求力。如今实验科学无疑已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它使得人类能够凌驾于自然之上,突破自然的约束,自由地上至太空、下潜深海。但是实验科学也导致了负面的结果,它培养了人对自然的无情之心,它使得人的生活世界被高度实验室化,使人与自然的关系极度紧张。这正是现代世界处于极度分裂中,一方面科技越来越发达,另一方面拯救人类的呼声却越来越高的原因。

互动环节,吴国盛与现场同学就历史进程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哲学的地位和自由性、哲学学科的地位变化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本场讲座系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系列之(十七)“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第十二讲,由社科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鲍鸥主持并点评。

人物链接:

吴国盛,1964年9月生于湖北广济。现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科学史系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科学技术史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第七、八届副理事长。曾获得北京大学理学学士、哲学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曾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1997年被破格晋升为研究员;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国盛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科学思想史、现象学科学哲学与技术哲学、科学传播。主要著作有《什么是科学》、《技术哲学讲演录》、《反思科学讲演录》、《让科学回归人文》、《自由的科学》、《追思自然》、《现代化之忧思》、《时间的观念》、《科学的历程》、《希腊空间概念》、《自然本体化之误》等。曾获得第六届中国青年科技奖、教育部高校优秀青年教师奖,博士论文《技术与形而上学》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著作《科学的历程》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北京市科学技术奖,著作《时间的观念》获北京市第十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