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科史哲讲座第5讲举办

11月24日上午,清华科史哲系列讲座举办第五讲,由希腊赫拉克莱冬博物馆(Herakleidon Museum)创始馆长、希腊科技史研究者Pavlos Firos主讲,主题为“古希腊的技术成就”。

Firos的讲座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概览希腊技术的历史背景以及主要技术成就,第二部分则专门介绍安提克塞拉机械(Antikythera mechanism)。Firos开篇即指出,技术创新常是为解决某一问题而产生的,每一文明都依照自己的方式来应对不同的需求。在古代希腊,则自希腊化时代开始产生了一些重要的技术成就,这些希腊化时代的新技术并不总是着眼于日常的实用需求,而侧重于娱乐等功能。这一特点同当代的技术发展有很强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表现在:在亚历山大大帝及其后继者的时代,将人类知识收集在一起的需求同今日一样强烈,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的建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是技术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开启了许多创新和发现,其毁灭也使得希腊的技术创新开始衰落。希腊化时代的技术与亚历山大大帝的征服、建设需求也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为古代希腊技术的特点打下了烙印。

Firos随后列举了这一时期若干重要的技术成就,包括——

·亚历山大里亚灯塔:既是建设高层建筑能力的体现,也是政权富庶、足以提供公共服务的表现。

·水利技术:一方面可以从湖泊引水服务于农业,另一方面也可服务于城市的用水需求,在必要时也可以使河流改道。希腊人的引水技术早于为人熟知的罗马引水道,在跨越山脊引水上也有独到的技术。

·船舶技术:船舶对希腊乃至西方文明具有重大意义,希腊人发明了了三列桨座战船(trireme)等战船。托勒密四世还兴建了庞大的游舫,需要上千船桨的驱动。

·克特西比乌斯(Ctesibius)的压力泵:可用于压水,体现了古代希腊人对于水力和动力有大量知识。

·拜占庭的斐洛(Philo of Byzantium)的水力泵:下方有水轮,可以用于驱动其他机械。泵事实上是古代希腊十分常见的设备。

·起重机:阿基米德曾使用起重机驱逐战舰,以保卫港口城市叙拉古。同时阿基米德还使用镜面反射点燃敌舰。

·路程计(hodometer):与中国的记里鼓车类似,可通过齿轮测量路程。

·蒸汽动力:希罗(Hero)曾造出气转球(aeolipile),用蒸汽为动力,使机械转动。此外,古代希腊人已经使用蒸汽从河中引水。

·希罗的榨油机:利用机械的巧妙传动来榨取橄榄油。

·起跑栏(hysplex):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古代希腊人发明了可保证参赛者不会作弊的同步起跑装置。

·水风琴(hydraulis):通过压力改变储水器中的水位,从而产生压力发声。

·自动剧场:在一个箱子中安装机械装置,可使人偶自动产生动作,同时改变场景。

·科利奥科塞诺斯(Cleoxenos)的“数码电报”:根据约定的码表,点燃不同的火把指示字母,以传递信息。

·自动神殿门:通过水压,可使神殿的大门在有人接近时自动开启。

Firos给予特别关注的是安提克塞拉机械。1902年,在一艘沉船中,人们发现了许多机械,但是并不知道用途。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技术史家德索拉·普赖斯(Derek J. de Solla Price)开始研究这一机械。经过研究和复原,这一机械可以计算和指示天体运行的位置,计算日月蚀,是一种模拟计算机(analog computer)。安提克塞拉机械的体积很小,内部有尺寸不同的齿轮和传动机构,体现了高超的工艺。这一机械附有铭文,写明了使用的方法,表明安提克塞拉机械并非是为个别专家制造的,而是为广大受众设计的。种种迹象显示,安提克塞拉机械的设计者的动机包括计算奥林匹克运动会。除了技术本身,安提克塞拉机械还提出了若干无问题:如当时的学者和机械制造者的关系如何,知识是如何共享和传递的,等等。对安提克塞拉机械的研究还在进行中。

Firos的讲座深入浅出,内容精彩。讲座结束后,校内外师生学者就古希腊技术的若干情况和技术史界研究现状同Firos进行了讨论。